《芋论》刻不容缓的台湾主体历史教育

636 2020-06-10 504
《芋论》刻不容缓的台湾主体历史教育

2016 年当选自高雄深蓝选区的民进党立委刘世芳,连续 3 年提案要求陆军官校修改校歌,希望「党」旗飞舞中的「党」字改为「国」,虽然过去两年没有通过,但从未成为话题。这次高雄市长选举,民进党意外败选,刘世芳这项提案,突然遭到亲中统媒大举挞伐,同时脸书也遭到网路霸凌。

《芋论》刻不容缓的台湾主体历史教育《芋论》刻不容缓的台湾主体历史教育

台湾走过近半世纪的戒严体制,1990 年开始历经自由化与民主化后,台湾年轻世代并不知道现在所看到的北韩国家领导人金正恩,「神格化」指数其实还远不及在台湾的两位蒋总统。台湾民主化后,统媒粗糙简化的「去蒋化」,其实应该是「去威权、去独裁专制」。

过去党国体制规定的国军五大信念,依序是「主义、领袖、国家、责任、荣誉」,这五大信念不断洗脑着国军的使命,优先顺序必须谨记代表党的「主义」,以及独裁的「领袖」,都要优先于「国家」。

台湾年轻世代在网路嘲笑北韩是 21 世纪人类专制独裁体制的活化石,但是不遑多让的国军五大信念,在台湾一直存续到 21 世纪的 2007 年 5 月,才宣布将五大信念删除前两项的「主义、领袖」。毫无意外的,同样遭到统媒与国民党立委「反射式动作」的强力抨击。

《芋论》刻不容缓的台湾主体历史教育

当年这股反对力量,当然并不是认同国军必须效忠如李登辉、陈水扁等「台湾人总统」,而是因为「主义、领袖」,是蒋介石参照美国建军精神的「荣誉、责任、国家」,特别指示加上主义、领袖的「历史意义」。(详见蒋介石败退台湾,于1953 年 3 月 9 日主持陆军指挥参谋学校将官班第一期开学典礼讲词)

涌入刘世芳将近两千则的留言中,恶意诋毁性贴文佔绝大多数,暂不论低级的性羞辱图文,许多无法正面讨论「军队国家化」命题的留言,几乎都将焦点放在所谓的「尊重历史」。问题是在台湾这块土地生活的人,为什幺必须用到这样的程度,去尊重在中国那块土地的历史?

国家的存在意义,是为了保障国民的自由与追求幸福的基本人权,民主政治是确保基本人权存续的重要制度。今天在台湾的人民,要维持自由民主的生活,除了民主政治之外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前提,那就是不能被共产中国─中华人民共和国,併吞沦为「中国的一部份」。

当网路霸凌刘世芳的贴文立论,口口声声都是必须尊重在中国那块土地的历史,而且这个理由如果可以普遍被台湾社会接受认同,即可见台湾的国家安全,民主危机,已到无以复加的境地。这已不单是解决媒体赤化的问题,而是必须升高到未来国家主权者─国民基本教育层次的严肃课题。

延伸阅读:

要求陆官校歌改歌词 刘世芳:理念之争非施压(2018/01/06)刘世芳脸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