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伦狄波顿:「我看见了你是个值得爱的人。」

465 2020-08-01 944

艾伦狄波顿:「我看见了你是个值得爱的人。」

法国精神分析学家雅各.拉康(Jacques Lacan)说,「语言的目的不在达意,而在唤起。」

其实,在我看来,所有的语言文字,甚至是所有的艺术型式,也都应该是一种唤起──召唤我们每个潜伏的生命情境,唤起每道岁月刻划过的痕迹──或孤单,或挫折,或伤逝,或甜美,或温暖,或欢愉⋯⋯。

这也正是我们之所以「阅读」的原因──无论是文字或视觉艺术──围绕着人类的生命情境被「阅读」,才得以抚慰人心、洞悉事理、激励希望──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美国摄影师兰.戈丁(Nan Goldin)说:「当恐惧时,你用甚幺方法逃离不安?其实,不是逃避,而是去改变,又或彷彿要寻找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心灵救赎,从中得到一点点安慰。」

「一点点安慰」,这是戈丁作为一位艺术家既卑微又神圣的心愿。戈丁写实的镜头,记录了九零年代同性恋者、变性人、爱滋病患、自我放逐者的生命片刻,如何追寻一方小小的心灵救赎。

在这看似放蕩不羁的生活里,我们更感受照片中人物强烈的情感冲击。在《艺术的慰藉》一书中,艾伦.狄波顿(Alain de Botton)举戈丁的《镜中的席芳》为例:「这件艺术作品就像是一股亲切的声音,说着:『我看见了你希望被人看见的模样,我看见了你是个值得爱的人。』」

凝视镜中人,那背影失焦的少女,无声而坚定的自我许诺,直透人心。

狄波顿说:「当然,这样的盼望可说显而易见,但在过去数百年来,由于缺乏戈丁这样的艺术家,以致这种盼望一直备遭忽视。」

所有的阅读,都在反视自己的灵魂。戈丁传达的不只是一个时代的印记、一个族群的悲喜,她那「一点点安慰」,其实唤起的正是永恆的人性课题──人人内心都有的渴望──我值得以我的样子被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