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芋论》公投是权力但现实上不容易

631 2020-06-10 904
《芋论》公投是权力但现实上不容易

中国以台湾民间推动「东京奥运正名」公投为由,临时召开东亚奥林匹克委员会(EAOC)临时会,在掌握过半的绝对优势下,粗暴地取消台中市原定于 2019 年举办的首届东亚青年运动会。不过所谓的「东奥正名」云云,只是中国打压台湾的莫须有藉口罢了。

蔡英文总统就任以来,主打「维持现状」的两岸关係,坚守台湾与中国互不隶属之底线,避免由台湾主动挑起任何争端,除让中国难以藉机生衅,也让台湾获得美国的高度信任与支持。

不少国人难以接受的「奥会模式」,就是首当其冲的试金石。早在 2017 年修正「国民体育法」的过程中,时代力量要求将「中华奥林匹克委员会」更名为「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」,与世界各国一致。儘管如此,蔡政府认为在进行体育改革的同时,硬要修法改变中华奥会的名称,恐让中国有打压、杯葛台湾的藉口,即使明知会被政治操作,还是否决掉相关提案。

在「公民投票法」改正后,大幅降低公投各阶段的门槛。纵然独派最渴求的正名、制宪,必须循「宪法增修条文」所规定,经 1/4 立委提案,再经 3/4 的立委出席院会、出席的 3/4 决议通过后,交付全民複决,且同意票必须实质过半。不只国民党仅凭现有的国会席次,就能予以否决;民进党立委更不可能在「维持现状」的架构下自打嘴巴,主动挑起纷争。

基于日本高度友善台湾的状况下,加上公投法改正降低门槛后,台派阵营有了良好的契机利用东京奥运,以奥会模式来迂迴推动台湾正名。

《芋论》公投是权力但现实上不容易

确实,公投各阶段门槛已大幅降低。第一阶段的提案门槛,从 5/1000 降至 1/10000,等于只要不到 2 千人就能提案;第二阶段的连署门槛,则从 5% 降至 1.5%,等于从近百万连署降至近 30 万。最后的通过条件,也从投票率 1/2、同意票过半,改为同意票过半且达总选举人的 1/4;就以往举办过的 6 次全国性公投案,有 4 次会在新修的标準下通过。

不过这看似简单,其实并不容易。第一阶段的提案门槛,确实很容易达标;但第二阶段的连署门槛,虽只要 28、9 万份连署书,若无大型政党的全面动员,确是高难度的挑战。消费者文教基金会曾于 2010 年发起反美牛公投,纵然顺利通过第一阶段的提案门槛(当时为 8 万 6 千余份),但第二阶段的连署却连 8 万份都达不到,最后以失败告终。

公投法修正后,同意票须超过投票权人总数 1/4 以上,以现在的人口计算,至少需要 450 万票。若真能顺利合併 11 月 24 日的地方公职人员选举,进行公投,也不太容易通过。以过去 6 次全国性公投而言,按现行标準,强化国防公投、对等谈判公投、入联公投与返联公投都能过关,但这 4 次公投都与投票率较高的总统大选举行(2004 年 80.28%、2008 年 76.33%),另外 2 次与立委选举合併举行的讨党产公投、反贪腐公投,都因投票率不高(2008 年 58.72%)而无法累积到足够的同意票,即便按现行标準也无法过关。

以地方选举投票率顶多 7 成而言,加上此次选举最少有 3 张、最多 5 张选票下,再加上数张公投票,恐怕不少人是直接拒领公投票,更降低公投通过的可能性。因此,除非是在朝野高度动员的狂热政治气氛,要通过公投案都是极为艰鉅的任务。

何以公投需要这幺高的标準?任何公共政策都需要高度的专业,并思考对于社会各面向的影响;但公投只能在短短数十字的描述下,选择支持或反对。除非是要凝聚全民的高度共识,或是高度争议而需交由民意做出最后的决定,公投都不应沦为政治斗争或政治动员的工具。

假如公投不设门槛,若有人提出拥枪合法化、机车上国道等特定议题的公投,由于这是改变尚未发生的现状,支持改变现状的动力一定远高于维持现状者。最后将出现不被沉默社会大众所支持少数、极端议题,都能藉公投形成政策,反而重创民主社会的理性发展。

任何人都有权力依法提出公投案,接受广大的民意检验。国民党阵营面对来自中国的莫须有打压,不敢批判中国,反而质疑蔡政府纵容「东奥正名」公投;难道国民党阵营也同意,蔡政府除可封杀「东奥正名」公投,也能封杀国民党提出的所谓「反核食」公投?

《芋论》公投是权力但现实上不容易

基于维持现状的政策,「东奥正名」公投并未获蔡政府公开支持,要连署达标已不容易,最后要能通过更是困难重重;若「东奥正名」真能在缺乏政党的奥援下顺利通过,显示台湾人民确实高度渴望正名,不只政府有强硬的后盾向国际奥会争取改名,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当然也要重新审视台湾的民意取向。否则只是显示,在台湾高度民主化、实质独立的现况下,正名尚非绝大多数台湾人民最在意的课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