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芋论》台湾的世足热潮之后

399 2020-06-10 395
《芋论》台湾的世足热潮之后

整整一个月,台湾的世界足球热潮终于画上休止符!

这一个月来,一日球迷像股市看盘似地谈论 32 强的斤两,或签运动彩、或对运动员的颜值品头论足,总统府前乃至部分县市广场、运动场的赛事直播,都说明台湾的世足热,微妙的是,一个月前我们对足球那幺热情吗?

运用世足热的余温,关心台湾足球也许是最好的时机!

威权时期的台湾足球

在许多人的印象中,60 年代末期开始台湾三级棒球「出国比赛得冠军,光荣返回来」是威权时代的民族激情。其实,体育民族主义的操作,足球走在棒球之前。

1950 年代,台湾邀请香港球王李惠堂来台湾担任足球教练,香港出身的李惠堂选手生涯活跃于 1920、30 年代中国的中国球坛,而后回到香港定居,在政治立场亲中华民国。战后台湾,以「自由中国」自居,也不断透过政策优惠或拉拢吸引香港电影工作者等各界人士来台,证明「自由中国」为心之所向。邀请李惠堂与香港球员来台,也是彼时政治工程的一环。

《芋论》台湾的世足热潮之后

李惠堂曾短暂激励 1950 年代的台湾足球,不过,1960 年代台湾开始因为与中国的会籍问题受限国际赛事,此外,棒球在台湾原来就有基础,三级棒球在民族激情主导下发展更形快速,足球很快退到边缘的位置。而后,1970 年代到 1990 年代初期的木兰女足,曾有一段亮眼的表现,只是之所以命名为「木兰」,在于出国访问比赛球衣上无法出现国名,只有以木兰标示规避,这也是政治现实下的无奈。

时代变动下的世界盃足球转播

台湾的足球发展,跟军方有很密切的关係,早年足协理事长都由三军总司令到联勤总司令文武之间轮流掌权,1982 年华视总经理身兼足协理事长,也在这一年华视开始转播世界盃足球,自此 16 年,华视是世界盃足球转播的平台。

2002 年日韩世界盃足球赛的转播,年代电视台拿下转播权,这是第一次由有线电视系统转播世界盃足球赛,这也是台湾媒体生态 90 年代以来鉅变的缩影。或许日韩就在台湾隔壁有亲近性,外加没有时差问题,这次的世界盃对台湾有相当的刺激,至少,当时台湾政府喊出「足球元年」的口号,四年之后,又提出要送 20 位小朋友到巴西,目标是 2018 年踢进 32 强(不就是今年吗?)。

2010 年的世界足球转播,MOD 加入转播行列,这几年专业的爱尔达体育台转播了一系列的足球比赛,培养了一定的足球观众人口。不无夸张的是,今年爱尔达买下版权转播,有线电视系统业者居然以高价抢标、排挤对手,影响观众「免费」收看运动赛事权益的指控!

不正常的足球生态

这些是台湾足球发展与转播简史,重点是,上述那件事情是正常的?

就政府角度来说,豪言 12 年后踢进世界盃,这简直是速食式的简单思考!难道不知世界盃亚洲名额的产生是要先在亚州踢 40 强分组的主客场出线后,再踢 12 强分组的主客场。总之,这是非常艰辛的历程。编织美梦时只望着国际媒体聚焦的世界盃足球赛,没有人分析亚洲足球现状,即便亚洲强权日本、韩国、伊朗与澳洲之外的球队,对台湾而言都是强队,我们如何超越?

就足协来说,威权时代解体之后,足协迟至 90 年代末期回归到民间,但回归民间未必代表回归专业,现今台湾的足球环境已有一定的足球人口,不能说是一片沙漠,但政府如何促成足协改革?足球如何回应民间对台湾足球的期待,这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。此外,「体育产业」近年来是另一个响亮的名词,选手养成、精采的比赛、市场的规划、转播权等是其中的根本要素,有线电视业者「免费」收看运动赛事的说法实在荒谬!这跟文创园区高举「文化创意产业」旗帜,结果都在开餐厅咖啡厅如出一辙!

台湾足球赛事才正开始

台湾的世界盃足球热潮之后,希望留下的不会只是槓龟之后撕掉的运动彩券!

下个月印尼亚运将要展开,台湾男足和印尼、香港与寮国一组,女足则和印尼、南韩与马尔地夫一组。10 月,同样在印尼,U19 亚洲杯足球赛,时隔 44 年台湾重于再次踢进 U19,就台湾的足球环境来说这是件不容易的事!

《芋论》台湾的世足热潮之后

2018 年,也是体育署「足球六年计划」的启动年,目标是台湾足球排名进入前 100 名,据说政府现在正在进行体育改革,大家不妨一起来监督吧!